小輛的公車順著坡度開往的山上,讓我想起家鄉那台的繞遠路版本的公車,也是小型的車。大學在系上認識之後,似也有過幾次聚會約在貞儀位於市政府附近的家,碰巧都沒有跟到,這還是第一次。

 

名為「思考」

進到貞儀的房間,我很喜歡他賦予房間的生命力。一開始請貞儀介紹房間內的一樣東西,他指向我後方貼在牆上的畫,畫的外面掛了一圈乾燥花。貞儀說這是他小學五六年級時畫的,是用刻版畫再轉印的方式完成的,這一兩年整理舊物時才再拿出來張貼,而外面的乾燥花圈是在四四南村的市集買的,本想掛在門上,後來發現掛不上去,才掛在畫上,反而創造了一個新的組合。

 

 

那時的美術老師教他們偏寫實的畫法,在小學生或許還沒能發展出自己風格前教他們一些有技巧的畫法,讓他們能夠完成自己的作品。而這幅畫老師訂下「思考」這個命題,讓他們畫下鏡中自己思考的模樣,長大後的現在回過頭去看才明白思考是件重要的事。

文章標籤

c2a3r0e4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