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莫是八月三號,收到入選通知。

Let's be Friends 世大運x青年壯遊點GO!」的活動,只要在臉書貼文,就可能獲得免費的體驗機會。

八月的行程很滿,月底的出差、萬華導覽上線、家人出遊,佔據了八月的下半場,但還是不想錯過這個機會,選了唯一可以的時間,也是想體驗的花蓮,早早就請了假等待這趟旅程。

那時的我剛從中國出差回來,第一次出差對食物、文化等有些適應不良,身心皆承受著些許病痛,回台灣工作一天後,再度要踏上這個旅程,收行李的時候還想過要放棄,因為太累了,所幸最後我沒有放棄。

六點半的普悠瑪,分段買票,幸運的買到相鄰的座位,到花蓮時只需要換到隔壁排就可以了,我記得在火車上我的脖子非常不舒服,連日奔波讓它僵硬地不得了。隔著窗外看見月台上堆著補零食的紙箱,上面寫著麥香雞塊,我突然很好奇,麥香紅茶是因為有而得名,那麼麥香雞塊又是為何呢?雖然沒有想到答案,但能思索這些日常的事,也讓我感到幸福。

到達光復後,LamenYosh來接我們到馬太鞍,稍作休息,等大家都到了之後,我們開始用樹皮製作名牌,及自我介紹,自我介紹這種事會不會是人們一輩子的功課呢?不過至少我總努力著。

樹皮名牌

這兩天的行動  都用分組的方式進行,唸完分組後,組別一起吃飯,在這裡的第一餐,煮飯的阿姨拿著食材向我們介紹每一道食物的組成,還有它們可以照顧身體的地方,讓我們對自己吃的東西有所了解,最後大家把食物都吃光光,出差時吃了大魚大肉,及每天都眼見食物浪費的不安難過,能夠這樣珍惜食物、理解食物,實屬感動。

吃飽後,我獨自走出餐廳,想看看據說是南島語族當初進出台灣的缺口,走到無人安靜的馬路上,花蓮的天空、一片草地,凝視這樣美的景色讓我感覺到自己真的回到台灣了,情緒一時波浪般拍打著,流下了那樣感激的眼淚。

讓我落淚的那個地方

下午我們開始製作頭飾,La Fi教我們怎麼編織自己的頭飾,像編辮子一樣,她說希望我們兩人一組互相幫忙編織,這樣編出來的會比較美。估計是有人幫忙會更游刃有餘一點,不得不說,一開始她教完怎麼編織的時候,內心會有一種想要自己做的感覺,或許是一種倔強、好勝,或是下意識想避免與陌生人開始談話的尷尬,總之踢破自己設置的心牆之後會發現後面其實不可怕,而且很寬闊,在這個環節認識了Erin,好神奇,一起編織讓我們之間沒有距離,互相聊得很開心,「一起做一件事」的感覺,因為不刻意,在彼此都感覺舒適的環境下,更容易打開心房,互相分享。

接著我們學習捕魚,先在教學的生態池了解了馬太鞍傳統的生態捕魚法,運用管子、樹枝造成一個自然而然的生態鏈,最下層使用竹筒、塑膠管等圓狀長條的管子,讓夜行性的魚類包括鰻魚、泥鰍、土虱等可以在裡面休息;中間將樹枝綁成一綑綑,讓蝦子可以棲息;而因為蝦子的緣故,魚類有了蝦子當食物便會前來,在上層的地方,形成一個生態圈,Lalan將之形容成一個高級完整的社區。

看過捕魚的示範後,我們先搗麻糬,將熱呼呼的米飯搗成麻糬,除了力氣之外還有轉動的技巧,打下去後得要順勢將搗棒(自己取的)轉一圈,避免過多的米飯/麻糬黏在棒子上,打的時候要小心棒子的角度會打到別人,最後把打好軟Q的麻糬與花生粉混在一起、捏成小塊就可以吃了,打的身體都熱了。

我們都仍帶著自己做的頭飾,彷彿代表某種一起的記號,也沒有刻意想成為什麼樣子,只是想帶著而已,那樣的直接而乾淨。

走著前往捕魚的小溪,郊遊般興奮,溪水很涼很冰,先從下層的管子開始,將管子直立,一手的手掌堵住一邊,感受一下裡面有沒有東西,如果有便拿網子過來接,有時會有許多泥土,分不太出來,以為有魚的人可能會一場空,以為沒魚的人卻可能會將魚放走的心理戰(哪裡有?)

中層則將漁網放在每綑樹枝之下,再甩動樹枝,如果有蝦子便會出現在網子裡,蝦子有兩種,一種是魚吃的較小的種類,一種是人類吃的較大的種類,捕捉到小小蝦,要將之放回,讓魚有東西吃才會光臨社區。

抓完這些後,我們在池子裡一次六個人排成一直線,每個人拿著一張圓形的網,一起往前走到池子的盡頭以此來捕捉池裡的魚,這個真的超有趣的!一開始第一組人會有點不知所措,但是漸漸的大家抓到訣竅,開始互相提醒,出發前要踢一踢後面的空間以免魚在後面,前進的時候大家一起屏息,一起穩住速度,不要過快過慢,互相提醒,六張網連成同一張,六個人一起有了目標,在那些安靜的瞬間,感覺到一股很強大的凝聚力。

有時會感覺不到網子內有沒有魚,思敏若無其事地拿起網子卻捕到一條大魚時,驚訝地不小心跌進了水裡。

處理魚時,將繩子從嘴巴進去,從鰓穿出來,讓魚能保持呼吸。

因為腳濕漉漉的,於是決定直接赤腳走回去。

回去時Lalan示範石頭湯給我們看,將燒到一定溫度的石頭放進備好料的湯裡,第二顆、第三顆的溫度更高一點,水滾的發出孜孜聲,看起來充滿生命力與野性,最後要將石頭拿起來,簡單的原味特別好喝。

在下午湯之後,我們前往田地認識野菜及學習族語的念法,一行人坐上一台大卡車,風吹走煩惱,留下簡單的快樂。

認識野菜之餘,大家也很認真記著每個野菜的族語,因為在製作晚餐前,會有一個小小的比賽,儘管沒有任何目的性,大家還是有向心力,跟想要贏的決心,每組都蓄勢待發,像小學時,也沒特別獎品只是很想跟大家一起認真地跑完大隊接力,就只是這麼簡單的念頭而已,一直都很喜歡這種感覺,只要一起就可以完成很多事的那種感覺。 

比賽開始咻咻咻,我們這組已經用跑的了,時間上卻還是第三名,而且大家配對族語野菜都全正確,也都唸對了,真的有放感情在記。

學會怎麼唸之後,我們學習怎麼處理這些菜。

接著我們生火,大鍋煮野菜湯,火很燒,加入時間與耐心,然後才會完成這道湯,等待的過程中香君拿出手機放音樂,到熟悉的歌時我們輕輕合著,再沒有燈的夜晚,在我們的野菜湯旁邊,音樂跟放鬆的心情一起調味。

吃完飯後,我們換上部落的衣服,要來體驗Ilisin(伊利幸),一般都會將Ilisin說成豐年祭,但在馬太鞍部落及隔天去的太巴塱部落,都希望以族語Ilisin來稱呼,因為Ilisin其實包括了很多的儀式及意義,豐年祭只是其中一個部分。而我們要體驗的即是馬太鞍部落Ilisin最後一天的情人之夜。

她們超美的!

我們先圍著營火一起跳著同一個舞蹈,和著早上學習的歌;接著便是搶情人袋的環節,馬太鞍部落為母系社會,在這天晚會時男生會將情人袋右肩左斜(左肩右斜為喪事時的揹法)揹在身上,直到搶情人袋的時候則會將之側背在右肩,讓有興趣的女孩去搶,Lalan說搶完後男孩必須每天都到女方家講故事給女方家人聽,講完再回自己家,直到女方家人認可讓他留下過夜,之後便會開始準備婚事。

熄掉營火後,我們到有燈的地方繼續學習不一樣的舞步,在輕快爽朗的音樂下,踩著舞步,身體都是笑著,很放鬆,忘了是晚會結束時或是等待前往民宿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早前感到僵硬的脖子,不知何時沒有了感覺,整個人放鬆了下來。

我們分批坐上曾太太計程車,早上來時也是由他們接送的,在車上聊天的時候,開車的曾先生說,「我覺得沒有讀書的人最快樂,讀書的人懂太多會有很多煩惱,像我每天吃飽睡好就很開心了。」有多久沒想過這種生活的可能性了,或許偶爾吃飽睡好還會焦慮自己是不是少做了什麼,是啊,吃飽睡好就是人類最最基本的生活。

隔天,我們乘坐林大哥的車前往太巴塱部落,據說馬太鞍跟太巴塱部落之間的文化、習慣有很大的不同。兩台貨車開著,我們吹著風,行經柚子園時,林大哥要我們一人摘下一片柚子葉。

接著我們來到太巴塱引靈祭祖儀場,在我們進去前,林大哥先進去像祖靈敬酒,告知他們會有部落外的人要進來,而柚子葉放在口袋是對外地人的一種保護。

祭祖儀場是「跟祖靈溝通的地方」,同時也為部落遺址,林大哥說本來以為這裡為發祥地,但漸漸發現奇萊山才是最早的發祥地。儀場亦為Ilisin祭典開始的地點,Ilisin有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對外開放為最後四天。太巴塱部落在每年六月左右會帶部落青年到奇萊山過兩天一夜的生活,身上帶著彎刀與鹽巴,彎刀能排除路上遇到的阻礙、開路或抵擋,鹽巴是迷路時可以靠著鹽巴撐久一點。太巴塱部落相較於其他部落有較嚴格的年齡階層制度,重視倫理,­年紀輕的人要去向上一個階層請益,請教他們不懂的問題,傳承文化,包含歌舞、野外生活、態度等,但林大哥也特別提到因應社會變遷與進步,教育的方式與內容也隨之演進與調整。

回部落的路上,林大哥讓我們在路上把柚子葉丟掉,隨風飛逝,完成這個儀式。

接著我們體驗縫製情人袋,部落媽媽已經把最難的部分都做好了,我們只需縫製自己想要的裝飾零件還有兩個毛毛球,但大家還是哀鴻遍野,多半的人都國中家政課後就沒縫過,我雖然偶爾會縫破掉的褲子,但是這零件確實有比較難縫,需要更多耐心跟細心。其實情人袋是只有男生才需要揹,但因為這是體驗活動,所以每個人都有一個。

情人袋材料包

完成!

 

自製甕仔雞時間,將雞插在鐵架上,放進鐵盒裡,在鐵核四周引燃乾稻草,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放的位置也不能在鐵盒上,這樣熱度才會剛好,大概燃燒十分鐘左右,再悶一下(還是有其他加熱我忘了),就變成黃金雞了。

部落阿姨將雞取下後,在淋上自然滴落在鐵盤上的雞油,看起來十分美味。

總是照顧大家,幫大家剝雞的喬敏。

吃完飯後,我們到光復糖廠吃冰,這趟旅程也就告一段落了,吃完冰走回民宿的路很短。

洛神冰跟紅茶

兩天一夜滿滿的,用最滿的行程最快地放鬆自己,什麼都不想擁抱著不同的生活方式,很多事情突然變得簡單,很喜歡這趟旅程,再想起的時候,總像風一樣輕撫著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2a3r0e4n510 的頭像
c2a3r0e4n510

Travel & Life 婷仔的生活遊樂園

c2a3r0e4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