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婷仔的故事:關於我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恢復到一個階段後,心又開始亂糟糟,好像是排好的行程,感到低潮,自己跟自己對話,好點了開始與人接觸,又開始跟別人比較,回到巡迴。發現之後就說好要穩住自己的心,唯有這樣做才會是真正的答案,不是別人給的、影響的。
 
寫作的能量,狀態很好或很糟的時候都會有各自的能量,狀態青黃不接的時候就會寫不出東西來。
 
每天跑步的時候會有不同的感覺,有時會有靈感,有時會感到很專注,有時會看著天空湧升一些感覺。
 
怎麼穩住心呢?在跑步以外的時間我可以怎麼做呢?呼吸,練習。

c2a3r0e4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去看舞台劇了。因為把牙套放在辦公室,又想像一些系館的可怕,於是央求好友芳跟我一起走一段,20幾分鐘的路程也變得太短,好希望這20分鐘一直重來,我們能聊得更多更多,芳的能量是這種穩穩地慢慢地淡淡釋放阿,大學時我們並非會經常約吃飯、或單獨談心事的人,年輕時曾有許多那樣炙熱、撲火、巴不得傾盡自己所有的人,像是真的一夕耗光所有,自然地就走散了。但我跟芳現在依舊會固定聯絡,每次單獨見面時都有許多事情能與對方分享、討論,最近新發現的東西、新上的課,對情感對工作的想法等等,我們沒有傾盡所有,因此我們還有很多個以後可以一起。
 
她有一種讓人嚮往的特質,說不清楚,不是飛蛾撲火、不是過分理性,而是穩穩地、有生命力、有創造力、有愛,但又十分克制,正是這個克制,讓一切永恆。跟她在一起的時候,我覺得某個部分的自己會回來,讓我變得完整,是不同的你,同樣的我們,是17歲的我。
 
這樣的20分鐘,還有現在打下網誌的時刻,給了我很多力量。
 
這幾天繞來繞去,想寫些什麼,但沒辦法寫,都是些破碎的能量,只夠支付一句話,打完就沒了。

c2a3r0e4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很喜歡整理。
 
不確定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但如果要說有意識的整理,大概是2018年初讀了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後,剛好遇上離職,於是便決定大刀闊斧地整理,整理完當然也是覺得清爽一陣,丟掉很多東西,重新審視自己,後來怦然推出影集後,又跟著再整理的一遍。
 
整理一方面是出來希望可以重新掌握自己的人生,一方面也是有些想要改變的事,但我的整理從沒停過,幾乎每個六日又會想開始整理,這是為什麼呢?
 
我喜歡整理,因為可以讓我重新審視自己的生活樣貌,審視我真正擁有的東西,但似乎總是只維持一陣又故態復萌,所以才需要不斷整理,我希望整理出什麼結果?最近開始看「不消費的一年」,怦然說的是透過整理可以學會如何選擇自己要與不要的東西,真正對物品產生感覺,從此知道如何做出選擇與消費;不消費則是訂下許多消費規則,要自己做一個有意識的消費者,並給自己一些存錢目標,感覺兩者要做的事情是一樣的,學會選擇想要跟需要,哪些是真的需要的,但放的重點跟用的方法很不一樣,我決定也要重新檢查自己的消費習慣,我以為自己沒有不理智,但其實我的消費習慣既混亂又任性,也對自己一點都不好,我總用浪漫自由的理由包裝我對消費、對金錢控管的不負責任,我想做出改變。

c2a3r0e4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很喜歡安靜的街道,很討厭、非常討厭交通樞紐,討厭車聲鼎沸,討厭到可以用全身去抵抗,不斷說著我好討厭,終究是徒勞。
 
為什麼我不能喜歡我喜歡的東西,不能喜歡所有真實但懦弱,一點都不政治正確的自己。
聽小眾的音樂,但我也喜歡流行音樂,喜歡情情愛愛,喜歡某些歌曲用力談論愛情的方式,因為我是個重感情、對關係總是很用力的人。

我不能一面看著女性主義,一面感到害怕嗎?我真能抵禦傳統價值觀,我真的能做到不一樣嗎?我真的對於父權價值沒有一絲的喜歡嗎?哪些是習慣、哪些是我真的不停在日常中反覆做的事情。

c2a3r0e4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會不想見到某些人,你明知道不能見,但生命有種追求毀滅的病態,總還是牽引的過去了,是一種虐待,是一種讓自己不幸的安心。每每見面之後,在現場保持一個樣子,離開現場之後,情緒會用奇形怪狀的方式出現,讓你無法辨識,一切都只是因為見到了不想見的人,造成的不適,往往需要鬧騰一陣後,才感覺到、才萬般不願承認的發現,似乎只是因為這個原因,但又因發作的幅度過大,沒有承認的臉面,只好跟自己僵在那,直到願意承認為止。
 
過去有個學姊指稱這樣情緒反應為後勁,這是個恰當的詞。後來發現,讓我產生後勁的,始終都是同一個人,像逃不掉的魅,不斷跟著,不想見到的那些某人,都與他有關。愛絕了產生恨,恨絕了,也產生愛。我有愛過他嗎?如果愛是疼痛,那我便非常非常愛他。可是愛不是這樣的。
 
直到現在才知道,原來是因為他。
好討厭阿,所有搞砸的人際關係時間久了都能放下,怎麼不走,怎麼還在。

c2a3r0e4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hi給我的生日卡片,很喜歡這張,很像雖然面對外在困難需要虛張聲勢,但我們還是那個最可愛的自己。

 

最近暫時不想再跟「朋友」這種關係見面,需要整理跟重建。除非是兩個人,很舒服、可以談的很深入,是互相的關係,互相傾聽、好奇,關係是對等的,最近要這種朋友才行。付出太多,消耗掉太多能量,導致自己已經看不到付出這件事的美好的。覺得很孤單,就算因這種虛耗又目的性的付出,獲得了什麼,也都只是泡沫,總有一天會乾涸,會看見真實的景象,是空虛,是不自信。
 
上周四和朋友chi見面,我們生日只差八天,選在一個離我離他剛剛好的中間點碰面,我們聊了很多,近日彼此都遇上了一些低落、轉換,也有需要作出決定的時刻,他很勇敢地跨出了步伐,我很佩服,誠如他一直以來不斷持續創作,這些都讓我很替她感到開心,還有人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這樣很好。受到鼓舞的我,也開始思考更多的可能性,前幾天探筠說,沒有什麼能侷限自己,言猶在耳,這幾天反覆琢磨理解,知道若有什麼讓我感到不舒適,也必然是我自己設下的限制。
 
該怎麼讓自己過得幸福,真心的、真的去做的,該面對些什麼,不是用下一個逃避上一個,而是想想甚麼才是真的,這是我的功課。最近繞來繞去似乎都是同一件事,已迫在眉睫,可是卻總想要放著,是什麼讓我感到害怕,所有的事情都是藉口,只有害怕是真的,因為害怕所以不敢跨步吧,是該決定的關口,走向容易卻不舒服的路,或是不容易卻充滿挑戰的路,對自己來說,冒險是會讓我感到興奮的,怎奈卻不再敢冒險,活得像什麼呢?

c2a3r0e4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到探筠有在幫人抽牌卡是前陣子的事了,看完之後我也沒有特別問他,也沒有特別的想法。
 
直到那天,跟伴侶發生了爭執,加上一直以來有很多懸而未決的東西沒有被處理,一次把情緒跟狀態推到了高峰,我試圖尋求朋友或其他方式的幫助,但很剛好的那時所有的人事物都沒有給我回應,在這樣的狀況下,我又想起探筠抽牌卡的訊息,正好他在,我們討論了一會約了兩個小時之後來做這件事,一開始他會依照你的狀態來讀訊息而訂出收費,訂出之後你可以決定要不要繼續,或是可以先抽一張卡去解讀訊息,再決定要不要繼續,每個人的流程可能會因著狀態有所微調。
 
然後他開始幫我解讀,他說:「你的眼前發生著許多豐盛的祝福,只要張開眼去看見內心就不會感到匱乏,還有,你需要休息,你似乎覺得自己不配擁有美好的事物。」我一字一句的看著他打下這些字,他說:「這樣的信念會讓你對於那些美好視而不見,同時你也將太多責任攬在自己身上,你覺得好像要去做些什麼,付出很多的努力,才能將這些美好迎來,所以你會很累.......」後面還有一些我想要自己保留慢慢沉澱,但他說完這些之後,我感覺到一陣疲憊,那種疲憊是真的放鬆了,真的穩下來停下來的,那種深層的疲憊,這是我從沒感受過的,七月結束一個大活動之後身體需要很多的休息跟恢復,我試了很多的方法,我以為我有休息到,可是那天我才發現我從沒有真正的休息。
 
「可以去感覺做什麼事情的時候你會感到喜悅,然後去行動,你其實是很想要喜悅的生活的。」

c2a3r0e4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兩天發生好多事情,不是真的有什麼重大事件發生,而是發生在我內在的。
昨天是我的生日,我是個很重視節日的人,因為對我來說是浪漫的,是日常的插曲,是可以訴說心意的時刻,是重要的日子。
於是我格外的重視這樣的日子,對朋友,希望每個人都獲得重視,被看見、被注目、被喜歡,回過頭來最想被這樣對待的,是我自己吧,因為渴望所以付出。
 
跟璇聊一整晚,他說我是只要別人給我一點點的好,我就把全部給他,對他很好,也因此當對方展現出一些我不能接受的瑕疵,我就會全部收回,反差很大。是我沒錯。今天跑步的時候突然想到,對別人要求很高是因為我對別人付出很多,所以這些付出都變成期待在那邊等著,當對方沒有做到我想像的高度時,我就崩盤,我該重新審視我的付出們,哪些是基於對關係的不安全感,哪些是基於真的感到溫暖想要付出的能量,好困難,因為自己總是不穩固的,總是需要透過關係來證明自己,而透過關係透過別人的喜不喜歡來塑造自己,注定要患得患失,人是不可控的。
 
我對自己的要求那麼高,但我有對自己付出那麼多嗎?

c2a3r0e4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久沒有一個人坐高鐵從台南回台北,一個人讓我冷靜許多,更能感受自己真正的狀況,不去迎合別人、不去滿足別人的需求。或許這也是我缺乏的,感受自己的狀況,靜心、跑步或是寫日記,這些我一直想做也試圖做的事情,都是為了要感受自己貼近自己的狀況,因為如果只是跟著環境、身邊的人起舞,很快就會覺得自己迷失,像顆不停轉動的陀螺,卻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這樣的狀態是會讓我很不舒服的,所以我才需要做這些事,也需要像這樣的討論找回意義感。
 
從台南回來之後,我很明顯地感覺到自己不如幾天前在台北時那麼急躁、沒耐性,心都充得太滿,每次回台南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要好好陪伴家人、還有好好過生活,因為給自己的要求跟目標少了,反而可以把一些在台北一直做不完或無法開始的事情做了,比如這一次我把噬罪者看完了,還做了念了兩個禮拜的line動圖,這些事並沒有占據我很多的時間,我在台南的時候也沒有規定自己要在哪些時候做這些事,可以感覺到了,或是有段空檔可以做,就會去做,在台南的時候似乎比較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感覺,在台北常常想要做很多事情,卻一件都做不了,試了很多方法,依然有這樣的狀況,是不是因為在台南的時候感覺放鬆,感覺不用做任何事情我也是這個家裡很重要的一份子,我無需透過任何事來尋求認同來證明自己,只要我是我就好,因為有了這樣的踏實感,很多一直在心理衝撞讓自己很疲憊的東西可以被好好放著,好好梳理,好好感覺。
 
在台南一個人或很多人的時間我都能擁有,我們可以各自在空間裡做自己的事,也可以分享,這是我習慣的模式,也是我感到自在跟幸福的模式,模式不能完全複製,但我可以先知道這是我喜歡跟需要的。
 
如果台北就是一個待久了會讓我感覺太滿的地方,那我是不是要停止苛責自己,我是那個最希望自己過得幸福的人啊
 

c2a3r0e4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大一的時候,我對自己說原來我有恐男症,其實從國中開始就很不知道怎麼跟男生相處,對我來說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自省之後我往往責怪自己做得不夠好,也很羨慕那些可以跟男生相處的很好的人,畢竟以男性女性的生理性別來區分,男性還是占一半的。高中就讀女校讓我感到很自在安全,因此在大學時再度進入一個相對自由的環境,勢必得要重新面對與男性的相處這件事。 
 
我本來總以家庭生活中男性角色較少,或是以高中讀女校來做為自己恐男症的原因,但讀完這本書後我不禁想,是不是有更多未整理的、潛在的令我害怕的事情曾發生過,仔細想想,從小到大也受到了許多騷擾,身為女性無論生長環境或父母的社經地位,似乎多多少少都會遭受到言語或肢體上的性騷擾,這是為什麼呢?想來就覺得好難過。
 
金智英的故事,身為女性,我們可能都不陌生,從小不管是在周遭的人、戲劇、媒體裡,我們都會知道男生很危險,對女性的身體可能有所意圖,而且我們似乎居於弱勢,因此青少年時期,在外面時我總提心吊膽,就算是上大學了也會很害怕男性的接觸(這邊的男性指的都是異性戀男性),擔心所有的殷切或友善都是別有目的,因此我往往對於異性戀男性抱持著不友善的態度。後來遇到現在的伴侶,他與我接觸到或想像中可怕的男性不同,他溫柔、優雅,非常願意傾聽,也不會刻意把我當作女性或感覺對我有所企圖,我可以像跟我的女性朋友相處一樣,跟他自在的相處,從他開始,跟著他認識了他的男性友人,才開始卸下心房,開始看到男性是很多元的,後來甚至可以在心裡認定某些男性是我的「朋友」,這是很大的改變,或許另一方面也是覺得自己可以開始保護自己了。
 
「就算是在校園內也不能讓人放心,因為總是有男老師喜歡捏女同學的手臂內側較細緻的肉、拍女學生的屁股,或者用手在女同學背部有內衣扣環的地方上下滑動。金智英高一時,班導師是一名五十幾歲的男老師,他的手裡總是喜歡拿著一支伸著食指的『愛的小手』,每到檢查制服名牌時,他就會假藉檢查之名,行戳女學生胸部之實,甚至在檢查制服時也會掀開女學生的裙襬。有一次在早會結束後,班導師不小心把那支拍子遺留在教室講台,於是經常被檢查制服名牌的一名大胸部的女同學便走向講台,狠狠地把那支愛的小手摔在地上,一陣猛踩,將它踩的支離破碎,然後忍不住情緒潰堤。坐在教室前排的同學趕緊將散落一地的拍子碎片撿起,仍進垃圾桶內,坐在她隔壁的同學則不停安慰著她。」-《82年生的金智英》p66
文章標籤

c2a3r0e4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高敏感是種天賦_肯定自己的獨特,感受更多、想像更多、創造更多》-伊麗絲.桑德

 

卡爾.榮格:「敏感,能豐富一個人的人格特質…當敏感者深陷困難且不熟悉的情境,會突然被體內某種機制干擾他們原有的沉著思慮,這經常讓本來的優點變成很大的缺點……」

這段話蠻貼近敏感特質的人,整本書就是繞著敏感這個特質來分享,由於作者本身也是他所說的高敏感族,所以在寫書的過程中時常字句斟酌,讀來少有那種自大語言的不適感,有時閱讀其他書時難免會在書中看到作者本身的價值觀與自己不符的時候,多半時候會感到不適是因為有某種優越感的滲透。

 

「硬去選擇一個勉強符合自己的敏感類型,很有可能會在不自覺的狀態下去扮演另一個自己。人一旦認定自己與某個特定類型相符,就容易把自己嵌入既定的類型。若讓自己被該類型特質給束縛,就等於把還有機會成長,還能改變的事實從腦中徹底剔除。分類最大的目的是讓我們清楚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如果無法理解這點就會落入一種自以為全世界都該跟自己一樣的偏見。」

作者也不只一次提醒閱讀這本書的人,不要把自己定型成高敏感族或是某個固定的群類,而是要去看哪些是自己有的哪些是自己沒有的,幫助自己去找出最適合自己的方式,才是他想要傳達的。另外,作者在描寫的語言選擇上不論是例子或是狀態的描寫都很少使用專有名詞,儘管他是一個心理治療師,這些都讓我在閱讀這本書的時候很放心的給予自己,不會害怕在翻過某頁之後被自大或優越感傷害了。

 

「敏感不是你的錯,敏感讓你的人格更加豐富。」

文章標籤

c2a3r0e4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